特朗普的“信用缺失”将增强朝鲜信心

2017年4月26日 时事评论 浏览 337 龙8国际 A+

特朗普的“信用缺失”将增强朝鲜信心

寿慧生:特朗普对朝采取“极限施压”策略,但该策略的有效性依赖于一个他偏偏极为缺乏的关键前提——信用。

朝鲜核威胁日益升级的背景下,美国副总统彭斯4月17日访问韩国时表示,美国及盟友将采取措施,应对任何常规武器和核武器的威胁,“(朝鲜)任何动用武力的行为,都会受到压倒性和有效的回击”。彭斯还表示,朝鲜最好不要测试特朗普的决心,或美军在这一区域内的实力。“我们希望以和平手段达成(朝鲜去核化的)目标,但所有的选项都在台面上”。

彭斯还提及,美军近期对叙利亚政府军基地的导弹打击和对阿富汗的“伊斯兰国”(ISIS)根据地使用“炸弹之母”进行攻击,就是“美国新总统力量和决心的展现”。在彭斯访韩之际,朝鲜于4月16日再次进行导弹试射。彭斯称,“战略耐心的年代已经结束了”,并指奥巴马政府时期对朝鲜的战略耐心,并未有效阻止朝鲜推进其核计划。在4月18日访问日本期间,彭斯进一步警告朝鲜不可再鲁莽进行核试验。

危机升级,一触即发?

彭斯的言论证实了人们最近的猜测:特朗普政府近期对叙利亚政府军和阿富汗ISIS武装的打击,是向朝鲜施压的一种信号。很显然,从各方媒体、包括中国的媒体的反应来看,这些军事行动(配合不久前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和舰队向朝鲜半岛集结)和彭斯的言论显示,特朗普政府有对朝鲜采取强硬行动的决心。

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在4月17日的一个电话吹风会中表示,美国已经看到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很多积极信号,并将继续关注中国的做法。她表示,美国的决定是与所有盟友和伙伴一起,将对朝鲜政府施加的经济压力最大化,以促使朝鲜采取切实措施,逆转非法核项目。

表面上看,彭斯与董云裳的言论并不冲突。相反,两个人的谈话正符合特朗普的“极限施压”的对朝新政策——最大限度施压;假如朝鲜改变其行为,再与其接触,实现无核化。一方面,彭斯的强硬言论欲对朝鲜产生威慑作用,促其改变行为;另一方面,董云裳的言论则为朝鲜改变行为后的接触提供机会。

“极限施压”策略的前提

但实际效果恐怕远非如特朗普所希望的。相反,彭斯与董云裳的各自表述,反而进一步显示出特朗普政府在解决朝鲜核危机上的不确定性。

解决朝核危机的关键在于朝鲜在多大程度上相信,特朗普政府会像在叙利亚和阿富汗那样,对朝鲜进行先发制人式打击。在正常情况下,“极限施压”策略是为避免军事碰撞而采取的合理可行的选择。但是,这个策略的有效性依赖于一个非常关键但特朗普偏偏极为缺乏的前提条件——信用。

首先,特朗普颇为自豪的“不可预测性”,作为他的“交易艺术”的法宝,在朝核问题上不仅无益,反而有损他的信用。与商业交易不同,国家间关系在不可预测的前提下,很容易滑落到零和博弈状态中。对“重复博弈”这类国际关系基础入门概念缺乏了解的特朗普总统显然没有意识到,避免零和博弈的最好方法不是威胁,而是让彼此对对方有明确的预期。把“不可预测性”作为外交理念,更容易让美国盟友或者像中国这样无意冲突的国家感到不安,却很难让朝鲜这样对抗意识强烈的国家屈服。

其次,在过去两个多月以来,特朗普总统已经成功地将自己的形象打造成一个让人无法信任、也无原则的总统:他攻击媒体,不断否认事实,随意捏造事实,随意修改自己的立场。尤其是他对奥巴马的无端控诉(指称奥巴马下令窃听特朗普大厦,后被FBI负责人科米在国会听证中否认),毫无底线,让大部分共和党和保守派都难以接受。同时,他在推行政策方面连续失败:被诟病为“禁穆令”的旅行禁令被法院冻结;替代奥巴马医疗法案的新法案因共和党内部倒戈而流产;税改和基础设施投资等重要改革迟迟未出台。这些都让他的“百日执政”成为美国历届总统当中最不能令人满意的一个,或者至少是其中之一。

再次,无论是刻意为之还是天性使然,特朗普令他的团队内部矛盾重重,前后不一,在事实和“另类事实”间疲于奔命。而且大量国务院的高层职位依旧空缺,让人很难把握白宫外交政策的战略意图,自然也难以让人信服其执行能力。

身上贴着“谎言”和“无能”的标签,特朗普的信用度远不足以让对手相信,他是一个言出必行、行之必果的领袖。仅仅希望通过轰炸叙利亚来恐吓,迫使朝鲜屈服,可能远远不够。何况,朝鲜与叙利亚不同,朝鲜半岛与中东地区的特点也迥异,情况要复杂得多。朝鲜政府对此就有清晰的认识,在言语表述上也极为清楚。因此,特朗普在对朝问题上采用“极限施压”策略,所需要的信用额也相应的要高得多。可惜,轰炸叙利亚不足以填补特朗普的信用缺失。

在对特朗普这样的判断之下,朝鲜既不会轻易相信特朗普有进行先发制人式打击的意愿,也很难对特朗普的谈判诚意和执行能力抱以足够信心。

中国牌的多面性

特朗普信用缺失的另一个表现是他对中国的态度。特朗普此前曾表示,如果中国不与美国合作,美国有能力单独解决朝鲜问题。他对中国一贯的强硬态度,在一段时间确实让人觉得,他这么说是认真的。但“习特会”很快将他的强硬立场瓦解。他承认半岛问题的复杂性远远超出他以前的理解,并积极表示希望中国能协助解决问题,并以贸易为交换条件。更为关键的是,这些态度转变发生的速度之快(即使以特朗普新政府的标准来看),也明显反映出特朗普政府缺乏战略规划和原则。

从目前美方表态来看,美国的首选是联合各方增加对朝鲜的经济压力,以迫使朝鲜停止继续发展核项目。也就是说,特朗普政府的首要选项依旧是,联合中国,共同以非战争方式解决这一问题。朝鲜对此应该有清楚的认识,不会被彭斯的强硬言语所影响。因此,特朗普政府释放出的不确定性很可能会强化朝鲜的意志,在允许的时间内积极推进核试验。例如,美国知名朝鲜问题专家车维德(Victor Cha)最近分析,朝鲜很有可能在韩国5月9日大选之前再次进行核试验。而特朗普已经明确将核试验作为他的底线。

此事凸显出中国在朝鲜核危机中的关键作用。一方面,中国成为朝鲜制约美国的一张牌,令美国投鼠忌器,不敢轻易以武力来解决;另一方面,尽管美国需要中国的帮助,但也可以将朝核问题与中美贸易、中美关系、中国与韩日关系等挂钩,对中国形成制约(例如“萨德”部署)。中国如何考量自身在这场博弈中的角色,显然会对东北亚局势和中美未来关系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但在中国政府明确其立场之前,针对是否应该允许中国扮演更大角色的问题,美国国内就已开始产生分歧。

尽管特朗普最近一直宣称希望能和中国进行交易,来共同解决问题,但反对声音认为,这样做有损美国的原则和地位,以及盟国的利益。例如,奥巴马政府时期的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和小布什时期的副国务卿罗伯特·佐利克都认为,这种交易有利于中国而有害于美国,也会进一步削弱美国与其他国家交往时的地位。“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中心”的迈克尔·格林(Michael Green)认为,这种交易不仅幼稚,也会令日本和台湾等盟友不安,担心自身变成交易条件,因此不仅增加不确定性,也令美国外交政策丧失原则。

所有这些争论都进一步削弱特朗普的可信度,强化特朗普政府的决策不确定性,也为朝鲜的进一步行动提供了信心;而有能力影响这个局面的中国,面对特朗普的不确定性,也可能会变得更加举棋不定。因此一个比较可靠的结论是,朝鲜核危机将进一步升级,特朗普在短时期内无力改变局面。如果局势发展到车维德所预言的,朝鲜将在韩国5月9日大选之前再次进行核试验,那时候面临重大考验的将不仅仅是特朗普,也包括中国。

(注:作者是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